湖北:南瓜里“種”出新希望


來源/作者:湖北日報  全媒記者雷闖崔逾瑜實習生陳玨日期:2019-08-08【字體:    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

人物:趙四堯創業年齡:22歲項目:種南瓜地點:仙桃市

7月23日11:00,烈日下,氣溫升至35℃。

仙桃市干河街道辦事處袁市村7組一間民房里,25歲的趙四堯正在清洗、封裝南瓜,全身汗流浹背。在這間面積約200平方米的房子里,堆放著近1萬公斤、只有湯碗大小的迷你南瓜。“我們馬上要向武漢的盒馬鮮生門店供應1萬斤。”要不是親眼見到如此嫻熟的操作,很難相信眼前這位戴著眼鏡、斯斯文文的年輕人,是個已種地3年的“農夫”。

連續兩年失敗搞農業沒有捷徑

離出租屋1公里處,一片40畝的田地里長滿了草,這就是趙四堯的種植基地。

“7月1日收了10萬斤南瓜,地就荒著了。”看著要閑置半年的土地,趙四堯直嘆可惜。他說,如果是大棚種植,一年可以種兩季,南瓜產量能翻番。但大棚投入需要數十萬元,對剛實現盈利的趙四堯而言,尚難承受。

2016年大學畢業后,趙四堯進入武漢一家蔬菜種植公司工作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見到了從日本進口的“貝貝南瓜”。當時,武漢的商超、批發市場還很少有這種迷你南瓜售賣。

“兩個拳頭大小,兩三個人一次可吃完,且口感非常好,適合年輕人。”2017年,趙四堯和另外一名同事揣著攢下的6萬元,不顧家人的反對,回到老家仙桃創業。

租賃20畝地后,從未務過農的兩個年輕人對照種植說明書,沒日沒夜在田地里摸索。“周邊沒有現成的經驗參照,除草、殺蟲等都只能看書、網上搜索。”半年之后,兩人“蔫”了:按正常產量,畝產應為1500公斤,而他們的畝產收成只有500公斤。

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?

沮喪之后,趙四堯通過老東家牽線搭橋,找到了上海的一位同行。3天軟磨硬泡,對方被這位年輕人的誠意打動,一語道破問題:植物生長調節劑使用不當。

找到原因后,兩人看到了希望,決定將種植規模擴大一倍,但投入也翻番了。資金不夠,兩人下了一步后來后悔不迭的“臭棋”:減少投入,不給南瓜搭架子。原來,傳統南瓜長在地上,而“貝貝南瓜”是吊在架子上長,否則容易生病、腐爛。結果,2萬公斤南瓜爛了一半,6萬元本錢打了水漂。“兩年的教訓說明,搞農業沒有半點捷徑。”2019年,趙四堯和伙伴找親戚朋友借來6萬元,開始第三年種植。這一次,40畝地產出5萬公斤南瓜,達到畝產標準。

收南瓜的那一天,趙四堯哭了,一沖動,撲進田里。3年起早貪黑,歷經探索、失敗、彷徨、奮起,他們終于看到了成功的曙光。

“地推”打開市場之門

南瓜種出來了,市場在哪里呢?普通南瓜批發價1元/斤,而“貝貝南瓜”屬于“高檔品”,批發價為5元/公斤,如果進入商超等零售店,價格要達到8元至10元/公斤。

擺在趙四堯面前有兩條路,一是線上售賣,走精品路線;二是線下進批發市場、商超零售門店。“網上銷售需要大量推廣資金,我們承受不起。”趙四堯果斷放棄了年輕人最喜歡的網絡購物平臺,以地推模式進軍批發市場和商超。“太貴了,不好賣。”起初,他把目光放在仙桃,跑了一圈只有一家連鎖超市答應試賣,但一個月只賣了幾百公斤,銷量慘淡。“不行,必須進軍大城市!”2017年8月,兩人一番準備后,分頭奔赴武漢、鄭州。經過10多天的推銷,武漢光霞水果批發市場和鄭州萬邦水果批發市場兩家直供北京、上海的商戶答應幫忙銷售。沒想到1個月就賣出了5000多公斤,兩人的信心大大提升。隨后,趙四堯打開手機導航,冒著盛夏酷暑,每天在武漢三鎮街頭搜尋生鮮超市和精品水果店,逐一上門推銷。最終,3家商超同意產品進場,2個月后剩余的南瓜一售而空。“貝貝南瓜”的走俏,引起了盒馬鮮生蔬菜供貨商的注意。今年7月,當趙四堯找到這家公司時,對方當即同意先期采購5000公斤,每個南瓜4元(平均每個重0.4公斤)。“今年大概可以盈利10萬元。”堅守3年后的“成功”,讓趙四堯對未來信心十足。掌握了種植技術和一定的市場,他決定在地理條件較好的云南、廣西等地,尋找兩三個合作者,共同種植“貝貝南瓜”,擴大市場規模。


添加人:曾鳴 內容審核:袁玉菲
歡迎分享,轉載請保留出處及作者。 農業農村部農機推廣與監理網(http://came.net.cn/)。 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「中國農機推廣網」,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,即可獲得信息推送。
97成人影院